東驛敦煌酒店

項目地點:甘肅省敦煌市
用地面積:41,541㎡
建筑面積:10,299㎡
設計內容:規劃設計、建筑設計、景觀設計、室內設計、藝術陳設設計
開業年份:2021年

所獲榮譽:
第十七屆金外灘獎丨唯一年度大獎 2022
第十七屆金外灘獎丨最佳酒店設計獎 金獎 2022
金堂獎丨年度最佳酒店空間設計獎 2022
意大利A'DESIGN AWARD設計大獎丨銀獎 2022
金騰獎丨年度酒店空間 金獎 2021
第十九屆國際設計傳媒獎丨年度酒店空間大獎 鉑金獎 2021 
紅棉中國設計獎丨室內設計至尊獎 2021
陳設中國·晶麒麟獎丨空間陳設美學獎 大獎 2021
CITY TRAVELER AWARD城市旅游丨年度設計酒店獎 2021
第五屆AD100丨榜單作品 2021

 

東驛敦煌酒店位于敦煌文化區的中心部位,棲居于崖壁、沙漠、雅丹,同時擁有美術館、藝術家工作室。
多元的形態,不同敦煌基因的酒店集群,讓敦煌的旅客,透過東驛,感受到隱逸于千年歷史和自然景觀中的驚喜。

 

敦煌,位于甘肅與荒漠交界之地,經年累月的風沙構筑了敦煌基礎隔壁沙漠地貌。從地域層面給與了敦煌一個區別于他者的獨特基因。
莫高窟和壁畫,賦予了敦煌內在文化的靈魂。千年的文化基因,決定了敦煌的深度和厚度,造就了敦煌的千年燦爛。

 

 

這種獨特地貌和深厚文化基因,造就了敦煌千年前的多元燦爛,也為敦煌帶來了狂歡后的寂寥。也因此,帶來了敦煌浴火重生的可能。
千年的歷史,更是帶來了人與生態親近交互的可能。而建筑,便是這樣一種可能。
人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同時也會創造一種與生態和自然可能的聯系,這種可能,是前人智慧的體現。

 

 

東驛謀劃的是一個可供隱世,且具東方美學態度的處所。

 “隱”是中國士大夫群體頗具獨特性與文化意義的行為。
在某種意義上,士大夫是國人的人格標桿,而隱逸文化在于保證士大夫群體有相對獨立的社會理想、人格價值、生活內容和審美藝術。
這種氣質,也常訴諸于西北茫茫大漠中的昂然形象,于繁華中退隱,也在疏闊天地中明確自身,宣示的是一種風骨與氣韻。

 

 

在整體規劃上,東驛保留了原場地的沙丘關系,這是人們除了對敦煌文化和藝術的憧憬以外,必需要體驗的地理特質。
整體布局以下沉式建筑環繞景觀為基礎格局,四周由大量白楊樹所包圍,給來者一種從外入內越走越深的“漸漸”之感,不夸張,但深刻。

 

 

東驛建筑集群詮釋著人們對當今時代的訴求,對敦煌場域的記憶與情感,與周邊建筑既相互區別,又相互確認。
作為東方文化精神的當代表達,在時間長河中,確立了自己的時間錨點。在敦煌,空間秩序,即是時間秩序。在有界的空間,形成無界的時間。

 

 

東驛的建筑設計延續了士大夫精神生活的思考,借鑒敦煌“土墻”、“晾房”等傳統西北民居的形制,
夯土建筑工藝以當地生產泥胚筑成,從而使建筑從容“隱”于周邊整體環境,猶如自然生長出。

 

 

建筑外觀方正敦厚,柱梁如骨脊??锥吹谋A艨捎^看一天中光影的輪轉,大漠之風日夜無休穿透其中,余音縈繞,
于是整個建筑空間氣韻通透,暗合古典東方的精神氣質,強調建筑的結構感與光的交互,構建出具有人文活力的建筑語言。

 

 

東驛敦煌在這塊獨特和空靈的地域,用建筑和空間的形式,為不遠萬里而來的客人提供一個可供隱世且享受純粹的敦煌體驗的居所。

 

 

這是一處可享高品質體驗的居所。
這是一處可暫時患有遺忘的居所。
這是一處精致的幽靜。

 

 

酒店一期有小院房、景觀房、大漠泳池別院共64間客房、藝術家工作室8套。
零距離接觸東驛月牙泉景,獨攬天臺星月,或遠眺壯闊鳴沙山,放眼便能一覽大漠余暉,在神話般的環境中享受超乎尋常的體驗。

 

 

敦煌壁畫文化,是敦煌人民在歷史和地理環境下的精神綜合。
室內軟裝對這種文化元素的融合應用,是構建一種全新的呈現,使得藝術與文化居于自然中, 而人們居于自然,這便是對敦煌最大的尊重。

 

 

空間是最好的敘事者
時間是隨身的故事集
或長或短,是身邊的一驛
「東驛」,是給予這一段時間的一個載體,去閱讀一段東方的生活方式。

 

x
欧亚妇女三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