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大師陳向京:中國原創力量的締造者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   記者:鄒錫蘭  實習生:陳偉豐  意大利米蘭報道

當地時間4月11日,2016年米蘭設計周如期上映,在米蘭大學,“阿叔”陳向京被眾人圍著,同時備受關注的,還有他帶來的那幾張椅子。

這幾張椅子是陳向京個人工作室——京·設計旗下的[京逸]品牌推出的“大漆”系列和“船木系列”,前一個系列使用了大漆,配上鮮艷的紅色,是對中國傳統手工藝與創新的致敬,后者是通過對船木材料的發掘利用,提醒人們關注生活中易被忽略的材料,重視環保理念。有意思的是,這些極具東方特色的椅子,在米蘭大學歐式建筑風里,竟毫無違和感。

“在過去的三十年,我非常有幸的能夠和中國的室內設計行業一起成長,見證并經歷了整個行業從無到有,從萌芽到成熟,從模仿到創造,從固步自封到開放包容的成長過程,就像京設計這次展覽的主題‘須彌藏芥子’一樣,三十間社會環境和設計觀念的變換,從我們團隊的幾個作品中可以窺見一斑。”陳向京在米蘭的演講中說道。

從1月份的科隆展到如今的米蘭。陳向京把這些產品當成了載體,他希望向國際展示中國的原創力量,講述真正的中國設計,傳遞東方的精神文化。

令人驚艷的中國原創

與陳向京一起創建[京逸]品牌的是廣州番禺宏遠家具廠。過去,宏遠家具一直為澳洲、意大利等國外的設計師做貼牌生產,這次宏遠家具選擇陳向京,是對于國內原創設計的期待與支持,同時也希望有一些中國設計師的東西出來,能夠引領國際上的時尚品牌,能夠作為國內的高端品牌走出來。

由于中國設計在復制、抄襲方面的能力“非凡”,因而一直被國際所“忌憚”,米蘭設計周的主場更是不愿意讓中國人進入參觀。為了避免國際市場的這種刻板印象,陳向京放棄了中國設計館,選擇在米蘭大學展覽,與眾多國際品牌同臺競爭。

開展第一天,大漆系列家具就迎來了意大利的第一個買家——Philippe Daverio。他認為,目前參與米蘭設計周的中國設計師還不算多,因此,陳向京的這系列中國原創設計作品的出現,對于整個歐洲來說,簡直是一個驚喜。

這位意大利藝術批評家在臺上講話時,對大漆家具毫不吝惜贊美之詞,“這是一股來自東方最神秘的力量,但它是代表當下的、中國的,也是代表世界性的一個作品,當我看到這些作品的時候,我感覺它棒極了,特別是它的顏色還有它的材料散發出來的魅力!”

《INTERNI設計時代》責任編輯Gilda Borjadi對這組作品所感到的驚喜程度絕不亞于Daverio。她認為這些作品最創新之處,是源于其中國很傳統的材料和形式,把所有的傳統元素融合在一個原創性家具里,這和展覽主題所展現出來的思想非常匹配。

在1月份德國科隆展第一次看到大漆系列時,一位德國的設計師就被這種靚麗的紅色和大漆材料所吸引,在現場他激動地向陳向京表達了喜愛之情,并試圖邀請這位中國設計師加入自己的設計團隊。這次來米蘭,他再次看到大漆系列,仍然興奮不已,“我覺得陳老師的設計是非常傳統的,但又代表了未來的設計趨勢,這就是為什么我這么喜歡的原因”。

同時參加米蘭設計周的集美組創意總監林學明與陳向京可謂是設計路上的“老戰友”。他對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表示,陳向京的作品是把中國傳統文化時尚化、現代化,是很好的嘗試。林學明自己也帶來了一組明式家具風格的柜子,希望將中國傳統文化帶出來,介紹給西方,介紹給世界。

來到米蘭參展,林學明坦言這對每一個設計師來說是一種壓力,同時也是一種動力。相比以往,他發現如今來到米蘭亮相的中國設計師一年比一年多,效果也越來越好,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態度也更加自覺了,“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林學明也對中國原創提出了自己的建議,“中國原創要避免完全沉迷在傳統之中,我認為傳統是需要發展的,每一個當下的創造都會成為未來的傳統、未來的經典,傳統的意義在于它是每一個成功的當下來鏈接的,我們的眼光應該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

北京集美組董事長梁建國和林學明等多個設計師,這次是以中國首個設計類公益基金會——創基金、設計推動組織-創新設計聯盟的理事身份來到米蘭的。他對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表示,他所認為的原創是要有本土的元素,又要有符合當下需求的,而這兩點陳向京就做到了。

梁建國感慨,米蘭之行更有利于發現自身的不足,“原創不能說一下就可以做得很好,大多數人對原創的理解是不夠的。不是說設計者想原創就原創,還必須讓使用者也要接受原創,這是雙向的,其實它是一個社會性的問題,不單單是設計師的問題”。

尋找傳統與現代的對接點

讓創造出來的產品,不僅適合酒店,也適合民居,不僅滿足設計需求,還滿足實用需求,這是[京逸]品牌的一個目標方向。

“作為一個設計師,他應該是大眾生活和新的生活方式的橋梁,能夠找出一種平衡和聯系。不單是為現代生活解決問題,更應該引導大眾往一種新的生活方式發展。這就是我們設計師的責任。”陳向京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專訪時說道。

在中央工藝美院時,當代著名畫家吳冠中帶陳向京這批學生下鄉。陳向京發現,吳冠中老師看著日落,被眼前的美景感動,唯恐來不及畫下,在寫生的手竟顫抖起來。陳向京突然明白,藝術創作要自己感動,“一個藝術家連自己都感動不了,他怎么能感動別人呢。這一點吳老師對我的啟發就是,做什么東西真的要投入,就是被物體本身感動”。這種影響一直在陳向京后來的創作中得到體現。

色彩鮮紅的“大漆”系列,既富于傳統精神又不失現代感。陳向京喜歡這種簡單明了的紅,每次看到,他就感覺像自己回到加拿大與家人共度圣誕時閃爍的燈光,也像中國新年放爆竹時四濺的紅色爆竹外衣,這顏色代表思念也代表團圓。

為了打造這組產品,陳向京的設計團隊,拜訪了陽江,福建,重慶,貴州等多位大漆工藝的民間師傅,研究該材料的物理特性和工藝特點,并且集結經驗豐富的漆藝大師進行反復設計和實驗。

同時,陳向京還使用了擁有七千年歷史的中國傳統髹漆工藝,一把椅子光上漆就花了好幾個月,“大漆不僅僅是一種材料介質,更是一種獨特的語言和情感表達,匠人無數次的髹飾和和推光,融入了人的修養,造詣,哀樂,創造出與眾不同的視覺效果和觸感。”

與其說陳向京喜歡“大漆”,不如說他喜歡看到傳統元素在現代中的新生。他希望把中國傳統的東西和現代的東西結合起來。家具放在國內環境可以適應,放在國外一樣可以適應環境,這也可以說是中西融合。

陳向京認為,國內提倡工匠精神,對于傳統工藝者而言,是在當代生活中保存下去的契機。他也想通過自身的努力,讓手工藝品重新回歸大眾的生活中。他選擇了兩條路,一條是高端家具消費,使用天然的大漆,而另一條路是根據消費者需求,大批量生產同形狀同色彩的部分產品。

在傳統與現代之中,作為設計師的陳向京似乎更傾向于后者。“我認為我受傳統影響很深,但沒有深到我會去模仿傳統,我只是在吸收內在的、精神的、氣質的東西。我認為,作為一個設計師應該首先關注的是當下的生活方式是怎樣、預計未來的生活方式會是怎樣,設計師是在創造一種生活方式。”

他始終相信,一件優秀作品的誕生,一定是一個不斷反復的修正與適應現代生產工藝技術的過程。傳統工藝與現代工藝的結合與創新是永遠值得去探索與追尋的問題。

從“跨界”到“無界”

從京·設計橫空出世,到產品亮相2016德國科隆國際家具展,再到這次的米蘭設計周,前后還不夠一年時間。業內同仁與媒體記者才幡然醒悟“陳向京跨界了!”

這場從室內設計到產品設計的“跨界”,看似突然,陳向京卻認為是早有鋪墊,順理成章的。

陳向京的跨界意識,最早或來源于就讀中央工藝美院時期。中國當代著名國畫家、中央工藝美院教授張仃提倡的正是“大美術”觀,即以繪畫、雕塑、工藝設計和建筑藝術等為基礎,以美術文化為內涵,借助其他學科知識延伸美術等的綜合性美術觀。

“生活里,我們接觸的所有東西都是屬于大美術的范圍,如果用現代的說法,我認為它就是跨界來的。畫畫也好,設計也好,不會給你設定明顯界限,這就是大美術。”陳向京說道。

在米蘭的演講中,陳向京把早期的跨界稱為“被動”階段。原來,由于國內設計行業發展的不健全不完善,集美組不得不成為“全能手”,大到建筑景觀,小到雕塑繪畫地板碎拼,都要自己創作獨立完成。早在負責東莞銀城酒店時,為了使酒店整體的設計一致,陳向京作為集美組的總設計師,就自己設計室內的一些家具與其他擺設物。而在廣州長隆酒店的項目中,集美組的設計更是從建筑、室內到藝術品。

在設計的過程中,陳向京發現,跨界不僅從宏觀的角度有效地節約成本,同時完成的效果也令業主感到滿意,“創作和實施的過程中不僅發現了更多的可能性,也感受到了藝術門類之間的跨界所帶來的多元性對設計積極的影響”。

年近花甲,陳向京等集美組的幾個元老級人物感覺是時候放手給年輕人了。2015年陳向京主動卸下集美組總設計師的擔子。當眾人都以為他要安心過退休生活時,他卻給出了反轉劇情——成立[京·設計],專心設計家具、首飾、陶瓷,乃至絲巾等物品。這次他“主動跨界”了。

談到京·設計的未來,陳向京說:“要在滿足客戶需求的設計之上,力求成為一個立于中國當代境遇之下,立于中國文化之下,立于時代背景之下,具有創新姿態的設計團體。”

對一個好的設計師而言,設計沒有界限。陳向京對此有很強的自我認知,跨界于他而言,意味著在創作的過程中,時刻為自己保留一個更為自由以及更為開放的創造空間,同時尊重創造過程中所產生的多種可能性。

陳向京也慢慢發現,那些所謂的被動或主動的跨界行為最終指向的還是“無界”。

他認為,好的設計是不受到類別、時間、空間所局限的,“同理,一個可以設計出好作品的設計師也不應為自己設限,要時刻對世界保持一個開放的態度,旺盛的好奇心以及飽滿的創作熱情,如此,才能與同業以及用戶之間碰撞出更多創意的火花,得到更多啟迪,能讓設計變成一件有趣的事情”。

“納須彌”的芥子

其實佛經里“須彌藏芥子”還有后半句——“芥子納須彌”,陳向京就是這個芥子,一個人身上藏納了設計的大千世界。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出生的陳向京自幼喜歡畫畫,跟著文化館的美術系畢業的老師學習,中學開始給學校出墻報,畫各種宣傳海報。高中畢業后他被分配到一個工藝美術廠,開始接觸工業美術。

因為名字里有個“京”字,陳向京從小有了“去北京”的愿望。1977年,因文革中斷的高考恢復,他考取了北京中央工藝美院陶瓷專業。吳冠中、張仃、鄭可、朱大年等中國著名的藝術家們都給陳向京這一批學生授過課,讓這些后輩們受益匪淺。

從工藝美院畢業后,陳向京被分配到廣州美術學院,與林學明等一起負責組建室內設計專業,在當時國內高校是首例。隨后,陳向京等人成立了后來叱咤業內的廣州集美設計公司。集美公司是當時國內首家藝術院校的校辦企業,備受關注。而作為設計教育改革先鋒的廣州美院因此成為眾多設計學生向往的高地。

將陳向京推向設計高峰的則是集美組。1992年,在尹定邦等老師的支持下,從國外留學歸來的陳向京、林學明等人重組了廣州集美組室內設計工程有限公司。自成立起,集美組交出了一份份令人驚喜的答卷。其中,集美組于1995年負責設計施工的東莞銀城酒店獲得了第九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金獎、全國第四屆室內設計大展金獎。集美組也由此逐步成為業內的“風向標”。陳向京也因在集美組的突出表現,一度被視為廣東設計界的“旗手”,所向之處,必起浪潮。

設計過大體積的建筑,設計過深廣的室內,如今陳向京要往“小而美”走了,“這幾年,我發現慢慢地人也老了,年輕的時候做大的,老了就想做小的東西。我希望能夠做得精一點,就往小的做,希望在設計上能從頭到尾。”

但是,這個設計大咖的夢想并沒有因此而縮小。

“做東方精神的物化者”,這是陳向京成立工作室后給出的定位,延續了他慣有的情懷。外界也將京·設計視為陳向京立足于中國市場之下對于設計的烏托邦理想。

x
欧亚妇女三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