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瞬間 ——從倫敦奧運看“臨時性”建筑

 

“Port able Bu ildings ” in London Olymp ics

自2000年悉尼奧運與2004年雅典奧運后,公眾對奧運場館的期望就不斷升高。在北京奧運的巔峰后,倫敦自然感受到巨大壓力,那么如何才能辦出風格不同的奧運?

Populous建筑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倫敦奧運主場館設計師Rod Sheard選擇了以解決缺憾為切入口。他注意到上述城市的奧運場館盡管讓人驚嘆,但在賽事結束后的經營狀況皆面臨挑戰的現實。“這很好理解,以田徑賽事為例,任何一個大型商業體育場館都無法以田徑賽事實現永續經營——要在平時賣完兩萬五千個觀眾席位,田徑賽事肯定不是首選,但作為奧運場館,又必須要考慮到田徑賽事的需要。”他的思路是,與其改造不賺錢的運動,讓這些運動變得更吸引人,不如改變場館的設計本身。

而作為迄今為止全球最大規模的臨時建筑——倫敦奧運會籃球館設計方案的提供方,倫敦Wilkinson Eyre建筑設計有限公司董事Keith Brownlie與該公司負責中國項目的董事DominicBettison分享了運用燈光系統和新材料來設計“臨時性”建筑的心得。

1. 奧運主場館的觀眾席位從賽事期間的八萬個一下子縮減為賽后的兩萬五千個,這能否說明你努力把“臨時性”元素融合到這個永久性設施?

Sheard:我們一開始覺得變換這個場館在賽事期間與賽后的功能性與組成的主意很酷,于是我們嘗試做場館的改裝設計,例如可以拆除的墻、可靈活拆除或添加的座位數等。我們在做這個初始設計時克服了技術與預算的挑戰,但問題是客戶(注:即奧運交付局)不欣賞這個方案。于是我提出“擁抱臨時性(embrace the temporary)”的概念,以臨時建筑的角度來設計這個永久性場館。過去人們一直對建筑的永久性存在迷思,這令建筑設計的思維固化,建筑師不得不遵循大量的條條框框,一旦打破這種迷思,就能發現臨時性建筑能做到很多永久性建筑做不到的事情。在這個概念上更進一步,我們決定以設計一級方程式賽車的方式來設計這個主場館——一級方程式賽車的各個部分都是由不同的團隊設計,最后再組裝到一起的。我們也選擇這樣做。舉例說,設計場館洗手間的團隊就與設計場館上蓋的團隊各自獨立,各個團隊的設計面世后,我們再將各個部件組裝成你現在所看到的場館。

2. 公眾對此買賬嗎?

Sheard:這種設計不是常見的永久性建筑的解決思路,因此這個項目絕對與過去的奧運主場館截然不同,這讓公眾在理解設計意念上花了不少額外時間。有趣的是,在設計方案公布后,BBC旗下的兒童頻道CBBC做了個觀眾調查,當然是面向兒童的,結果顯示這個設計在兒童中十分受歡迎。這表明年輕一代理解不是每棟建筑都需要是永久的、不可更改的,而應該還有一些建筑是可在拆解后重新利用的。

3. 這種臨時性概念對今后的建筑會有何啟發?

Sheard:我們才剛剛接觸到臨時性這個概念的表面罷了。例如我們在溫布頓體育館所使用的纖維上蓋,是可以折疊的,這種技術在過去就沒有,而科技發展令我們如今享有更多選擇,這將有利于業界產生更多元化的臨時建筑。問題在于,公眾在過去只懂得評判什么是好的永久建筑,但對臨時建筑卻沒有標準化和廣為接受的評估標準。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你會知道怎樣的永久建筑才算漂亮,但臨時建筑呢,如何定義其是否漂亮?

盡管存在觀念改變的挑戰,但接下來的世界杯、亞運等大型國際賽事也應該考慮一下,為了只舉行一兩周的賽事,是否應該背負永久建筑的包袱。一旦建筑是永久的,承辦城市就要為這些場館未來的經營方案作出詳細得讓人頭疼的考慮。臨時建筑則不存在這個問題,而且可以解決過去大型賽事場館總是遠離市中心、位于偏遠市郊的問題,這源自市中心沒有大型地塊可供發展的現實。若使用臨時場館,市政廣場、公園和公共綠地等即可變身為大型賽事場館,觀眾毋須再進行耗時費事的場館通勤。我們已經就臨時性的概念與全球不少客戶進行了接觸,他們表達了各自的興趣。這筆賬誰都會算,為兩個星期的使用興建一個能容納7萬人的球場,似乎過于鋪張。若采用我們的賽事與賽后雙重模式,則可選擇興建一個只需容納2萬人的基本場館,并具備在大型賽事舉辦時將坐席數擴展至7萬個的方案。

4. 臨時性建筑如何解決在外觀上媲美永久性建筑的挑戰?

Brownlie:比如燈光的方案,是有敘事功能的,當某一隊領先時,場館的燈光就會變得如該隊的主色一般,隨著燈光顏色的變換,即使不在場內觀戰的公眾,也能得知比賽目前的狀態,另一方面,我們要讓燈光自場館內透出來,同時又不能影響場內觀眾的觀賞效果,為此我們不得不構思一個“盒中之盒”的方案。簡單而言,就是營造兩層膜,第一層將觀眾席籠罩在內,第二層置于第一層膜之外,燈光系統就架設在兩層膜之間的空隙。

Bettison:這個設計方案的難處在于尋找合適的膜,這種膜既能讓日間5%左右的陽光照進場館以節能,又得在夜間容許燈光系統的顏色變換效果恰到好處地照亮外膜,令整個場館產生朦朧的夢幻感。而且這種膜還不能太貴。最終我們終于找到一種合適的PVC膜。此外,我們還做了大量實驗,最終獲得目前泡泡狀的外觀,因為測試表明這樣的外觀最節能。最終效果,就是以節慶式的外觀慶祝臨時建筑短暫而輝煌的生命。

英國此次將奧運公園選在東倫敦,為此處創造了都市再生、更新的可能。Sheard也表示建設費用消耗最多的不是場館建筑經費,而是用于都市更新基礎建設、拆除清理的費用。東倫敦在二戰后逐步形成為工業區,一幅地下充斥污染水道、頭頂則布滿高壓電線的城市場景。奧運公園建設一開始就進行了一場不會被看見的工業土壤清洗工程,將大量的工業廢土清洗干凈,在干凈的土壤上拆除200多座廢棄建物,才開始奧運公園的建造??粗鴸|倫敦改變的Sheard以曾受污染的利河(River Lea)為例,奧運公園整治受污染的利河,并重現綿延她清澈

的風貌,以往又臭又窮的區域,成功轉型為觀光游憩勝地。過去有人說臨時建筑會使賽后缺乏奧運遺產,Sheard卻認為,賽后遺產更應該是城市本身的更新。英國人希望倫敦奧運留下的遺產,不是繼續造成老牌城市負擔的加法實體建筑,他們希望留下的是東倫敦的復興,更是以永續概念為核心的“減法奧運”。

x
欧亚妇女三级片